前水门事件检察官:弹劾案目前还没有在川普6037任期内进行

Henry Hecht, Berkeley Law

前水门事件检察官亨利·赫克特并不认为唐纳德·特朗普被弹劾是华盛顿特区目前的情况。(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,John Hickey)

鉴于亨利•赫克特(Henry Hecht)从哈佛法学院(Harvard Law School)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作为水门事件特别检控部队(Watergate Special investigation Force)的一员,他比大多数人都更了解对现任总统的调查,以及潜在的弹劾应该如何发挥作用。

在尼克松最终于1974年8月9日辞职,而不是面临几乎确定无疑的弹劾之前,大约有30多名律师在调查理查德·尼克松(Richard Nixon)总统的罪行,赫克特是其中之一。

但赫克特现在是伯克利法学院的一名教员,他认为,近期内不会弹劾另一位四面楚辞的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(Donald Trump)。总统被控在2016年大选期间与俄罗斯合谋,通过支付和指挥非法款项影响2016年大选,妨碍司法公正,破坏新闻自由,多次违反美国宪法薪酬条款。

“第一个问题可能不是他是否会被弹劾,而是是否会展开调查,”赫克特说。“国会中有很多人,众议院民主党人表示,我们必须启动弹劾调查。国会中还有其他人,包括民主党人,还没有准备好迈出这一步。我们今天坐在这里,除非有什么改变,否则我认为这不会发生。”

trump at a lecturn

美国总统唐纳德•特朗普(Donald Trump)几乎不可能被弹劾,因为伯克利法学院(Berkeley Law)前水门事件检察官亨利•赫克特(Henry Hecht)认为这一点。(图片由创作共用提供)

本周,众议院以332票对95票否决了一项试图弹劾特朗普的法案,从而支持了这一观点。这是自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·穆勒(Robert Mueller)发表长达448页的关于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报告以来,首次就弹劾案进行投票。

穆勒花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来领导对特朗普的调查,他计划下周三在众议院两个不同的委员会上公开发表讲话。他的证词会增加被弹劾的可能性吗?

“我不认为7月24日穆勒的证词会改变什么,”他说,“尤其是考虑到穆勒在5月29日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说,“任何证词都不会超出报告的范围。”

Archibald Cox

1973年5月,阿奇博尔德·考克斯(Archibald Cox)被任命为水门事件特别检控部队(Watergate Special检控部队)的负责人,当时他正在伯克利法学院做一系列讲座。(照片由国家新闻俱乐部提供)

弹劾总统需要一系列的步骤。首先,众议院司法委员会(或特别委员会)必须举行听证会,并以简单多数表决,将弹劾条款提交众议院全体表决。其次,众议院必须以简单多数通过弹劾条款。弹劾程序随后将移送参议院进行审判。最后,如果参议院认定总统有罪,总统将被免职。

虽然赫克特不相信众议院现在会启动弹劾程序,但他几乎可以肯定,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不会定罪。

“没有一个理性的人会相信,如果现任参议院收到弹劾条款,由米奇·麦康奈尔(Mitch McConnell)领导的参议院会投票弹劾,”赫克特说。他还指出,“由于修订,穆勒报告的重要部分仍不为人知。我认为我们当中没有人对穆勒的报告有足够的了解。”

当然,1972年尼克松竞选连任时水门事件成为头条新闻,50个州中有49个投了他的票。当时合理的立场是,不会出现弹劾。

尼克松和特朗普设想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三点。首先,白宫录音系统的曝光导致最高法院以8票赞成、0票反对的结果裁定,白宫必须交出64盘录音带,首席大法官沃伦·伯格(Warren Burger)撰写了这份意见书。当时,副首席大法官威廉·伦奎斯特(William Rehnquist)回避了这一裁决。其次,被尼克松解职的总统前白宫法律顾问约翰•迪恩(John Dean)全力配合国会调查人员和水门事件检察官。第三,FBI副局长马克·费尔特(Mark Felt)向《华盛顿邮报》提供信息。费尔特后来被称为“深喉”(Deep Throat)。

赫克特说:“我们对特朗普可能与俄罗斯勾结干涉2016年大选,以及参与掩盖和妨碍司法的行为了解得不够。”“我们有约翰·迪恩作为消息来源,磁带在很大程度上支持了他的记忆。相比之下,保罗·马纳福特、迈克尔·弗林、里克·盖茨和迈克尔·科恩都是潜在的证人。我们只是不知道他们的信息和合作的质量。”

特朗普的四名助手要么在法庭上被判有罪,要么承认犯有共谋罪、伪证罪或做出虚假陈述。马纳福特和科恩都在监狱里,盖茨和弗林目前正在等待判决。

前水门事件检察官亨利·赫克特将理查德·尼克松和唐纳德·特朗普进行了比较,但他不认为特朗普必须应对弹劾。(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视频,约翰·希基)

赫克特说:“在水门事件中,你也不得不把很大一部分功劳归功于鲍勃•伍德沃德和卡尔•伯恩斯坦的推动力量,以及《华盛顿邮报》面对白宫的威胁仍愿意发表文章。”“我认为,现在有许多新闻机构正在积极地报道这些故事。但是,正如我所说,他们似乎没有相同的信息来源。”

在水门事件中负责获取信息的人是阿奇博尔德·考克斯。当时,国防部长埃利奥特理查森(Elliot Richardson)打来电话,问考克斯是否会领导水门事件特别检控部队(Watergate Special检控部队)。理查森是尼克松总统提名的司法部长人选。

1973年5月16日,理查森拜访考克斯时,考克斯正在伯克利法学院做杰弗逊纪念系列讲座的最后一部分。5月17日,考克斯开始了他作为特别检察官的第一天工作。赫克特刚从哈佛法学院毕业,不久就申请了一份工作。

“我接到他办公室打来的电话,问我是否可以来面试,”赫克特回忆道。“我是在6月15日星期五这么做的。我6月18日星期一开始工作。我当时还不是一名律师,刚刚毕业。我很幸运,这是我从法学院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。去年11月,我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,成为水门事件特别检察官助理。”

1975年,赫克特参与了水门事件最后一场陪审团审判,他是在任律师中任期最长的。

“作为特别检察官,考克斯拥有独立,”赫克特说。罗伯特·穆勒作为特别检察官不得不对司法部长负责。一个重要的区别是,我们的办公室不需要根据适用的法规批准每项调查。”

考克斯最终在后来被称为“周六晚上大屠杀”的事件中被解雇。1973年10月20日,尼克松命令当时的司法部长埃利奥特·理查森解雇考克斯。理查森拒绝了,而是立即辞职。尼克松随后命令当时的司法部副部长威廉·拉克尔肖解雇考克斯。拉克尔肖拒绝了,也当场辞职。尼克松随后求助于当时的副总检察长罗伯特·博克。博克也考虑过辞职,但最终还是向尼克松妥协,解雇了考克斯。

感动随之而来。11天后,里昂·贾沃斯基被任命为考克斯的继任者。最终,水门事件特别检控部队发布了关于水门事件的最终报告,该报告无需获得司法部长的批准。

穆勒的团队在编写报告时,监管规定说,必须首先向司法部长报告。在这份报告中,穆勒推迟了对特朗普的任何指控,司法部长威廉·巴尔(William Barr)表示,特朗普不会因与俄罗斯合谋而受到指控。

巴尔接着说,这份报告为川普洗清了罪名。只有在报告的修订版本发布后,人们才清楚地认识到,巴尔对报告的发现存在严重的误解。

赫克特说:“穆勒的报告详细说明了许多人认为妨碍司法公正的公开行为。“我已经说过,从今天开始,似乎不会有弹劾。从我所了解的历史来看,这是一个不同的时代。但这是一个不断演变的故事。”

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,英文原版地址:https://news.berkeley.edu/2019/07/19/former-watergate-prosecutor-impeachment-not-currently-in-trumps-near-future/

http://petbyus.com/11259/